<small id='ijlgcaui'></small><noframes id='1v3jt7in'>

      <tbody id='dw78qf30'></tbody>

  • 散文

    描写冬日菜园的散文

    篇一:菜园我很庆幸,我生活在农村。 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夏天听知了的叫声,冬天堆可爱的雪人,白天看到赶牲口的呼啦呼啦过街,晚上随便甩根棍子打不着人,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正值初春,我发现了第一眼绿色。母亲不知何时起,把我家院子里那不大的菜地,有条不絮地划分了几个方块,在不同的小块里,种上了不同的菜。播种没几天,那嫩嫩的、绿绿的芽儿就破土而出,不细细观察,还真发现不到。急的人心里发痒,有种拔苗助长”的冲动。 再过些日子,整块地里映入眼帘的绿色越来越多,它们形态不一,颜色有深绿的,也有浅绿的,可喜人啦!这时母亲也不许我们进去玩,怕踩坏了菜苗。我们也只有驻足观看的份儿。 不久,又有事儿了。虽然我家菜园很小,但每次家里人要出门,往外推车的时候,就不免会不经意地压到那些可怜的菜苗。每次母亲都是一点点的把歪的扶正。等到他们长大后,再一压就要断了的,母亲说。果不其然,再有人推车压到院子拐角时,那些小生命们有的就牺牲,有的断肢流血”,真叫人心疼。为此母亲大动干戈,跟家里人约定推车时要拐个直弯,坚决不许压坏菜。唉!那是母亲的心血啊!到了夏天,害虫就多了日记,那白菜早已被那可恶的虫儿咬伤了好多洞,残缺不堪,母亲便不厌其烦地为白菜捉虫,每天放学归来,总能看见母亲头上那密集的汗珠。好不容易,秋天马上就要来了。那经过母亲精心呵护地菜已经长成,地里绿油油地一片母亲一颗一颗地拔下,洗一洗就成了我们晚餐的蔬菜。大家吃着这无污染、无公害的蔬菜,心里暖洋洋的。 我想,母亲照顾那片菜园,就像照顾我小时候一样吧? 篇二:美丽的菜园早就听说,我们渌口镇有一个很大的菜园,它位于湘江之滨,离我们学校也只有500米远,今天,刘老师带领我们穿过居民区,不一会儿,如愿以偿来到了这个杨家山大菜园。 走近菜园,映入我眼帘的便是一片绿油油的景象,到处都是生机勃勃,散发出大自然的气息。当身临其境时,却发现,各种蔬菜,形状各异,颜色或深或浅、或明或暗。你瞧,那儿有一簇簇繁茂的辣椒树:远远望去,—个个辣椒活像一群稚气末脱的顽童,在向我们打招呼呢!老师跟我们说:辣椒的青年是青色的,壮年是青红相间的,老年却变成了深红色的。”辣椒的一生真是多彩的一生。在不远处,有—个凉亭似的瓜棚,瓜蔓珠连,一条条小苦瓜探出头来,它满身鸡皮疙瘩,让人不起爱慕之心。可老师跟我们说:苦瓜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它有丰富的抗癌物质,清爽解渴,有很高的营养价值。”我们听后,马上对苦瓜刮目相看。在这附近,有—株株西红柿,红肜彤的脸蛋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它们似—盏盏红灯笼挂满枝头,那么红、那么艳,真有万绿从中点点红”之感。那充沛的果汁,好似要从里头蹦出来似的,老师跟我们介绍说:西红柿样子非常讨人喜欢,它皮薄、肉嫩、酸里带甜,在维生素的含量方面可是蔬菜、水果里的第—名呢!”我们继续前进着,只见,有几个羞涩的小脸蛋探出头来,它们披着紫色的外衣,在幽静的环境下,正聊着天呢,阳光照射在它们身上,显得格外光鲜亮丽,它们就是茄子先生。除了观光这些,我们还看到了扁圆的黄南瓜、绿殷殷的豆荚、瓜长似枕的冬瓜、鲜嫩水灵的空心菜……。除了这些蔬菜,菜农为了点缀菜园,还栽种了—些芝麻、黄豆、绿豆、花生、玉米。这其中,最叫;引入注意的就是花生,它的果实埋在地底下,不像桃子、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挂满枝头,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它却矮矮地长在地上孕育着自己的果实。我们做人也该这样,不要炫耀,凭着自己的本事,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 这次菜园之旅,使我收获很多,让我认识了许多以前不知名的蔬菜,更让:我懂得了一点:勤劳人家收获的是硕果,懒惰的人家收获的是荒芜。作为学生的我,只有勤奋好学,才能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 我爱我的家乡,更爱杨家山大菜园。 篇三:家乡的菜园家乡的菜园,是我的梦,是我一个个美好的回忆什么是散文诗,在这美丽的菜园是,我快乐地成长着,长大着,在我心里永远无法隐退这美丽的画儿。 春天,在那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田里,我和家乡的伙伴——老黄狗置身于田中,追逐玩乐。我嗅到了油菜花的芳香,那扑鼻的香味使人心旷神怡。便不由自主采摘几串油菜花,那金黄的小颗粒像葡萄一簇一簇地串在深绿的茎上,像为春姑娘送去的金项链。春姑娘高兴得透出了笑容,用双手抚摸着油菜们,风阿姨也赶来夸赞它们,得到夸赞的油菜宝宝低下了谦虚的头。 夏天,蕃茄园里又是另一番景象。深绿色的小伞”像一个个绿色的小精灵”快活地眨着眼睛。几天后,小精灵”变大了,又没几天便像害羞的少女脸蛋泛起红晕。可小精灵”长大了,也想拥有自己的生活了,它不想呆在小伞”下了,妈妈”听到孩子们在走的消息后,为孩子连夜织下红装。小精灵”披着红装挂在技头,等着农民伯伯来带着它环顾城市,乐呵呵地笑了。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豇豆披着淡的秀发,胖乎乎的白萝卜慷懒地从泥土中露出白白的肚皮;白菜像地毯似的铺在菜园的路边,似乎在等待贵宾的到来。 冬天雪花飘飘,将整个菜园都裹上一层银沙。在这银白的世界里,忽然,菜园篱笆旁露出一丝红光”,这红光在雪地里格外耀眼,引得路人驻足痴望。是什么?原来是傲雪中凌寒独放的腊梅。它慢慢地舒展身子,探起头来仰望着天空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朵,两朵,更多的梅花开放了。雪阿姨给腊梅披上了银纱,显得那么楚楚动人、高贵。腊梅给这荒凉的菜园增添了几分生机。 家乡的菜园,你是我的梦,是我脑海里美好的回忆,在这园子里,我收获到了快乐,收获了知识。你在我心里是永远无法隐退的美丽的画儿。 母亲说,种了一辈子的地,若有一日能丢了种地的饭碗,那就烧高香了。呵,这是还母亲给准了,几年后,母亲的埋怨被退耕还林政策一下就给实现了。老家里坡度高的按照统一要求植树种草了,坡度地的也废弃了,全家人迁到城里,居住在温室一般的城市里,连栽株花的地块都没有了。突然让母亲闲下来,又闷得慌不算,还不是手脚哪疼,就是哪里发麻。于是,母亲便又唠叨干点农活的话,身体锻炼了,零花钱与自家吃的也有了。种地又成了母亲的一大梦想。 苍天保佑,几年后,母亲有了自种的一小块地。我结婚时,家人给我在城郊买了两孔窑洞,院前院后各有一块空地。窑洞背靠没有开发,背靠的空余地相对大一些,两孔窑洞背后延伸的土地随便圈起来,就是一块自留地”了。围墙圈好后,因窑洞在最边上,有一条边腿,院子相比同排其他人家的两孔窑洞的院子来说要大的多,母亲挑着担子挑回生土围成一个平台,然后用石块和砖头绕土台子边缘垒了简陋的矮墙,又一块地就算有模有样了。前前后后忙了好一阵子,自制了两块菜园,院内一块,窑背靠一块。一块种西红柿、辣椒、豆角、茄子、黄瓜,一块地种玉米、南瓜、白菜芹菜油菜。 起初,我极力反对母亲把好端端的一个院子割成几块,种着多种菜,母亲执意要种,称院里种点菜感受感受乡下受过的苦,还能吃点新鲜蔬菜,节省点钱,顺便教孩子学不少庄稼知识,我再没有反对。母亲一年四季除过忙着给我看孩子以外,她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两块加起来不足一分地上了。从积累肥料、熟翻土地,到耕种、把苗、养护,再到收割,母亲总是乐呵呵地忙着。孩子累手时,她趁孩子午睡与早晨睡懒觉的空闲时间,一头扎在菜园里忙个不停。看着母亲忙且幸福的样子,我也加入了母亲的种菜生活。在母亲的耐心指导下,我学会了不少种地招数”,有时骄傲地给同事说自己种菜的经验与快乐,不少同事讥笑,随着我给他们讲起一件件种菜趣事,日子长了,不少同事慢慢地羡慕了,成了我骄傲的一点小资本。 老天关照,加之母亲的不辞努力,春夏秋三季的蔬菜长势年年喜人,自摘的蔬菜一家人一天三顿饭绰绰有余。大夏天,不少菜吃都吃不完,母亲整理好几袋子,需要感谢的亲戚和邻里邻居家一袋子,不需要感谢的,也送几袋子,彼此关系日渐好了,几年下来,母亲的人缘赢得了众人的爱戴,我的孩子不管走到哪家院子里,不论遇见周边哪个邻居,他们都热情地跑过来逗一阵子,亲吻一下。每次看到儿子被人亲热与爱戴的样子,情不自禁地感恩母亲的菜园,感恩母亲。有时,啃着新鲜的黄瓜和西红柿,高兴地说:多亏妈的这块地了,吃着自己种的无公害的蔬菜,心安理得。”母亲自豪地说:荒山野岭长的树都结几棵野果子了,何况一块经人精心呵护的土地,不长喜人的东西才怪了!” 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这是多么崇高,多么悠闲,多自得。现在的城市人,被了高楼大厦掩埋的严严实实,似乎透不过气来。年轻人跑农家乐吃农家饭,带着孩子到田园里给孩子开第二课堂,报名参加采摘活动等等成为一种时尚,成为体验农人生活的好途径。一些老人在蒸笼一般的城市里用独特的一种方式寻找着自己过一把农人生活的快乐瘾。窗台上、阳台里、小区的拐角里、楼顶,小盆盆,小竹篓里,纸箱中种几棵豆角、西红柿、辣椒之类的,有的人竟然在花盆里栽种一棵辣椒,或者单株黄瓜单株茄子。有一次,与朋友吃农家乐,他在酒桌上讲了一个很现实,但又不得不笑的事。他说一个小学生经常问他的爷爷在花盆里种的是什么,他的爷爷给他说是豆角,他便记住了。有一天,他的父亲带他去农家乐体验农人生活,他看到一大片吊瓜,惊讶地告诉他的父亲说农民伯伯的技术就是高,豆角长得比我爷爷种豆角的花盆都粗,搞得他的父亲哭笑不得。我听了,我也哭笑不得。 母亲已六十挂零了什么是散文诗,白发簇簇,除眼睛不好使外,腿脚方便,常常以种菜为乐,她的两块菜园比不上某人的世外桃源,可她整天乐呵呵地看管着那两块菜地,脸上挂满的是灿烂的笑容,似乎皱纹都跑掉了。 父亲从教师岗位上退下来以后,闲了两年。终于闲不住,鼓捣着和别人换了一块地,在老家新房子的旁边建起了一个小小的菜园,从此老家便增添了一汪绿色,父亲也有了一个乐园。 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注意到父亲的这个菜园。只是母亲每每打电话来要带菜给我,起初我不以为然,说:青菜又不贵,犯不着大老远从老家带来,在城里买些吃就是了。”但经不起母亲左一遍右一遍的劝说,自家菜园子的,没打农药,没施化肥,又刚刚霜打过。吃起来又爽口又嫩甜……”只得连连点头答应什么是散文诗,自此隔三差五便有老家的人带来土鸡、土鱼、土猪肉和自家菜园子里长出来的蔬菜,这一吃不打紧,一吃就吃上了瘾。再去买市场里的鸡鸭鱼肉和蔬菜,感觉味同嚼蜡。于是但常常想念起父亲的菜园。 每次回去,大多数时候都能看到父亲在菜园里忙碌的身影。金色的晨曦或者晚霞映照着父亲花白的头发和弯腰劳作的身躯,不觉使我想起一部电影《金色池塘》那种层林尽染的湖光山色,其炫丽也不过如此吧!倘若我是一个画家,此刻我将挥毫泼墨,将碧绿的蔬菜、金色的阳光、花白的头发以及父亲恬淡安详的面孔组成一副色彩斑斓的图画,题目么?就叫《父亲的菜园》。只可惜我不是。 于是只好仔仔细细端详起父亲的菜园,仿佛要把它刻在心里似的。 菜园大概有两分地左右,呈三角形。四周全用水泥砖砌了一米多点高的围墙,园子的一边邻着老家的院子,上面装了一扇很小的不锈钢栅栏门,以便和院子相通。院子不大,大约四米见方的样子。外面的一侧栽了几根桂花树,长得葱茏而茂盛,仿佛一排穿一身绿军装的卫兵。 进得园子,迎面映入眼帘的是几厢横七竖八的菜畦。父亲分别种了白菜、大蒜、土豆、莴笋、菠菜、芫荽、萝卜等。若是夏季,就更加热闹。挂满枝头的辣椒,瘦高个儿的茄子,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豆角,长满疙瘩的黄瓜,一个个,一条条,一朵朵,在这园子里争奇斗艳,生怕名次落后了似的。如果用耳朵贴近了仔细听,还能听见它们嘻戏打闹的声音。好一派花团锦簇、生机盎然的景象! 父亲知道我的到来,却并没有抬起头,依旧在躬着身子除草。拔起的狗尾巴草带起一把泥土,在冬日的寒风里送来阵阵芬芳,那是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呼吸过无数次的味道,至今仍然沁人心脾。 你来啦!” 是父亲苍老而浑厚的声音。我明显感觉到父亲在一天天老去,连声音都有点颤颤巍巍。我点了点头,接过父亲递过来的狗尾巴草,把它丟进脚旁的草篮。 父亲的手粗糙而干枯,上面长满了褐色的斑块。我强忍住泪水,声音开始有点哽咽:父亲,我们还需要自己种菜么?” 父亲这才回过头来,脸上泛着慈祥平和的笑容,现在城里买的菜不放心,还是自己种的好些。”接着又低下头去侍弄他的那些宝贝。父亲转过头来的时候,粗硬而挺拔的胡茬在冬日的阳光里闪烁着银光。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有的只是在默默地劳作。望着父亲老迈而瘦小的身躯,我依稀记起童年时骑在父亲肩头看电影的情景。那是一段简单而快乐的时光。《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战》、《南征北战》全看了个遍,那时仿佛自己也成了电影里的战斗英雄。但现在,我却突然有了疑问,那时父亲在拥挤的人群中能看得见电影么? 我张了张嘴,几次想问父亲,却又欲言又止。也许这个问题将永远盘旋在我心中,永远也没有答案。 几天的假期很快结束。父亲穿上套靴和皮裤为我网了两尾草鱼。临走的时候,我又来到园子里和父亲道别。父亲正在为我摘菜。 吔!还有棵杨梅树啊!”我惊叫起来,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在园子的一角,竞然静悄悄地站着一棵枝繁叶茂的杨梅树。明年就要挂果了。”父亲略微有些兴奋,然后把装满大白菜、菠菜、芫荽的袋子递过来。 回到县城,我又时常想起父亲的菜园,想起园子里的那些瓜果蔬菜,想起那棵杨梅树,想像着那些红红绿绿的杨梅果,不觉口水流了下来。
    秋天的散文诗句 什么是散文诗 优秀散文800字 著名散文家
      <tbody id='k4ptwbsy'></tbody>
  • <small id='ibhecyzm'></small><noframes id='v0r7khjy'>

    
      <tbody id='eei0aois'></tbody>
  • <small id='ezo08nvj'></small><noframes id='pidaze7t'>